行业新闻

数字化带来的惊喜与挑战

       今年5月底“第十三届博物馆数字化推广论坛暨数字三维技术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应用研讨会”、6月中旬“2015年北京数字博物馆研讨会”两个围绕数字博物馆的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数字技术给文博界带来了什么样的启示和影响呢?
       近几年,自助设备的普及使得网络传播所具有的特点(信息量大、速度快,传播手法多样,传播过程多向互动,交流具有开放性,传播主体广泛)被文博界捕捉。数字博物馆的建设正在走出前一阶段的声光电滥用和信息孤岛的状态,进入一个新时期。南京博物院图书信息部主任张小朋认为,新时期,博物馆所追求的,是博物馆的智能化、博物馆的时空延展、博物馆展览的成长性以及博物馆资源的社会性积累。
       上述两个研讨会吸引了国家博物馆、故宫博物院、首都博物馆、南京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内蒙古博物馆、中国科技馆、北京自然博物馆等重点博物馆,北京工业大学、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和应用文理学院、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科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等科研院所,以及数字化领域内的企业参加。与会代表就数字三维技术、虚拟现实技术、互联网信息技术等数字技术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流。
博物馆应用三维技术的意义和困惑
       三维数字化技术对于文物保护有何意义?参加第十三届博物馆数字化推广论坛的首都博物馆文物保护修复中心总工程师何海平解释说,直接利用文物三维数字化建模后的三维模型,可以全方位了解文物的细节,减少实体文物的使用次数,达到文物保护目的。文物三维数字化模型为文物保存了一份完整的数据。在文物意外受损时,可以根据这些数据进行修复。利用现有的三维文物模型进行辅助研究,文物研究者可以通过计算机精确地测量文物模型的内部结构,计算文物的体积、周长等属性信息,弥补文物信息不全或者有偏差的缺陷,为文物保护方案的制定提供依据。在计算机中模拟修复文物,避免直接不当修复造成本体损坏。
       故宫博物院、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院等博物馆介绍了各自应用三维数字技术的体会,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介绍了利用三维技术保护、修复大足石刻千手观音的案例。此外还有《三维技术在圆明园大宫门河道遗址中的应用》《三维扫描技术在永乐大钟虚拟交互展示的应用》《博物馆三维数字化技术研究与应用思考》等报告分别在两个研讨会上宣讲。
       上海博物馆信息中心副主任刘健表示了数字三维技术在博物馆应用中进退两难的尴尬。一方面,三维扫描公司进入博物馆存在瓶颈问题,如价格昂贵,形成进入门槛;操作复杂,形成使用障碍;技术瓶颈,形成种类偏向;应用不明,形成迷茫怪圈。另一方面,博物馆应用三维技术,也产生多方面困惑:面窄量少,形不成规模效应;画地为牢,与博物馆业务脱节;需求不定,造成项目缺乏针对性;质量参差,形成选择困难。据了解,上博的困惑具有普遍性。
博物馆远程参观升级虚拟游览
       随着数字信息技术的急速发展,通过虚拟在线技术,促发互动模式,提高参与性技术对文化遗产的价值传播更加主动,更加易于为大众所接受。
       北京工业大学电子信息与控制学院高级工程师王广生介绍了一种前瞻性的虚拟现实技术——全景视频和IPTV技术的结合。全景视频是使用数个摄像机联合拍摄周围180度或360度的景物,然后通过全景缝合手段,将数个摄像机所拍摄的数个视频合成为一体。将全景视频与IPTV技术结合起来,把生成的全景视频通过剪裁、压缩编码、传输等步骤,发送给远程的观众。借助全景视频,远程的观众在观看现场节目时,可以自由地观看他们感兴趣的区域,摆脱了以往摄像机控制视野的束缚。
       也有学者指出,虚拟博物馆还有许多技术应用的可能性,包括投影、移动端交互、三维立体显示、体感交互等技术手段,最终将拉近博物馆、展品和民众的距离,达到文化传播、普及的目的。

Copyright © 2016-2017 武汉云图智信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027-81305665

鄂ICP备14013248号-1  技术支持:荆门鑫网